南陽“巴鐵”“水氫車”風波背后:這是一個中部城市的招商突圍戰 - 資訊 - 滕國網_滕州地區綜合門戶網站

您當前的位置:>首頁 -> 資訊>正文

南陽“巴鐵”“水氫車”風波背后:這是一個中部城市的招商突圍戰

來源:界面新聞  作者:  2019-06-30 15:20:26
根據南陽市官方資料,近年來南陽年度招商引資額已經突破千億元大關,但其GDP則維持在3000億元左右。原南陽市委黨校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者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表示,“像南陽這樣的普通中部城市,是時候對招商引資的目的和作用重新審視了。”

記者 | 翟星理

編輯 | 劉海川

1

2019年5月23日,《南陽日報》頭版刊發的《水氫發動機在南陽下線,市委書記點贊!》引發輿論關注。外界將水氫發動機解讀為“加水就能跑”,質疑聲四起。輿論關注的焦點在于水氫發動機技術的科學性,及其開發企業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如何被引進南陽。

南陽官方部門的回應并未厘清焦點問題。界面新聞調查發現,這是一場政府托底式的招商引資:南陽市不僅投入成立資金,還承諾采購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生產的車輛。

這并不是地處豫西南的南陽市第一次招商引入爭議項目。早在2016年,南陽市政府曾簽約過另一個“神車”空中巴士(以下簡稱巴鐵)。2017年,因巴鐵所屬企業北京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集資活動,北京警方將“巴鐵之父”白丹青依法刑拘。

根據南陽市官方資料,近年來南陽年度招商引資額已經突破千億元大關,但其GDP則維持在3000億元左右。原南陽市委黨校一位不愿具名的研究者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表示,“像南陽這樣的普通中部城市,是時候對招商引資的目的和作用重新審視了。”

南陽“神車”下線之后,界面新聞約訪南陽市委書記張文深,被告知張文深與市長雙雙出差,工作人員并不確定張文深何時回到南陽,他的手機則處于忙線狀態。

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注冊地址位于南陽高新區中關村科技產業園A1樓7樓。目前,整層樓處于空置狀態。該公司的生產車間在原南陽第二機械廠廠區內。

南陽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實際控制人龐青年說,水氫汽車并未下線,媒體的報道使他措手不及。他說,“我們說的不是加水就能跑,是‘催化劑’,不是‘水變氫’”。

“水氫發動機”相關技術來自湖北工業大學的科研團隊。從2006年開始,前湖北工業大學學者董仕節帶領的團隊開始研發一項車載鋁合金水解制氫技術,并獲得國家973前期研究項目和國家自然基金的支持。

“簡單來說,我們的技術創新點在于新型制氫材料和制氫裝置。”董仕節說,水只是一個必備的參與條件,核心技術是一整個的制備和控制系統,“車輛只需加水即可行駛純屬誤解。”

南陽市高新區管委會出具的《南陽高新區與青年汽車項目合作相關情況說明》也指出:車載水解即時制氫氫能源汽車屬于青年汽車的技術儲備項目,技術暫不成熟,無法量產。

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負責人尹召翼在接受央視采訪時表示,龐青年經常拿“水氫”來混淆“水解制氫”的概念。為了弄明白這個技術,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在前期項目對接的時候請教過相關專家。后來他們發現,此前很多企業也在做類似的事情。因此,在最后評估時,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認為,“這個技術目前沒法評估,很可能評估不出來價值。”

但龐青年似乎對這項技術充滿自信。5月25日,在回應外界質疑時,龐青年在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生產出的一輛樣車旁說,無論是自來水、海水、臟水都可以加進“水解制氫”車中,水與反應料在催化劑的作用下產生氫氣,氫氣在車載電池作用下,又可以產生水,排出來的水和純凈水一樣,“可以喝。”

現場媒體要求龐青年展示,工作人員發動汽車,但15分鐘過去,排水管并未排出水。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工作人員說,管路故障需要檢修。

不僅如此,龐青年個人的失信問題也曾引起南陽市高新區相關負責人的注意。

作為新能源產業配套企業被引入南陽之前,龐青年實際控制的青年汽車集團還與濟南、連云港、六盤水、鄂爾多斯、杭州蕭山、石嘴山、海寧、泰安等8個地方政府合作,但很多合作項目都陷入中斷。

項目中斷的方式充滿爭議。以鄂爾多斯為例,在當地政府承諾配給的共計13億噸煤炭指標尚未兌現之時,青年汽車就將其轉手賣給億佳合能源股份有限公司,并收取2億元定金。但作為獲得煤炭資源的交換條件(收購薩博汽車)未能實現,龐青年因無力償還2億元定金被警方立案偵查。

中國執行信息公開網顯示,龐青年近年來被浙江、河南、山東、寧夏、陜西、貴州、江蘇等地的法院列為失信被執行人,其包括青年汽車集團在內的部分企業多次被列為失信被執行企業,其中多處失信行為具體情形為“有履行能力而拒不履行生效法律文書確定義務”。

正式合作之前,南陽市高新區投資公司已通過相關渠道獲悉,龐青年的青年汽車集團共負債50多億元。

輿論漩渦中的龐青年。攝影:翟星理

南陽市發展和改革委員會主任喬長恩受訪時承認,招商引入南陽洛斯特之前“掌握這個情況。”

即便如此,2018年12月28日,龐青年與南陽正式簽署合約。官方表述中對此次招商引資的描述是:2017年6月以來,經過多輪洽談和實地考察,南陽高新區認為青年汽車具備客車、卡車、轎車整車生產資質,又擁有氫燃料電池及氫能源汽車研發能力和應用技術,與其合作推進氫能源汽車項目,符合國家產業政策,也與南陽發展整車生產的目標一致。青年汽車看中的,則是南陽在區位、市場、營商環境和汽車零部件產業配套等方面的綜合優勢。

到底是誰引進了南陽洛斯特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

與此相關的南陽政府部門均諱莫如深。南陽市招商局招商二科科長趙懌接受界面新聞采訪時表示,他只知道這個項目不是招商科引進的。界面新聞致電南陽市招商局一位主要負責人,該負責人稱正在出差,不便接受采訪。

南陽市商務局一位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員告訴界面新聞,“按照我們的工作流程和規定,這么大的項目能進不能進,我只能告訴你,我們說了也不算。你仔細看看政府給這個企業的優惠,力度是相當大的。”

龐青年告訴界面新聞,南陽市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已經為他提供了9600萬元,用途是南陽高新區投資有限公司給南陽市洛特斯新能源汽車有限公司的注冊資金,占股49%。

2019年4月,南陽市公共交通總公司采用單一來源采購的方式,以單價120萬元、總價8640萬元向南陽洛特斯采購了72輛氫能源公交車。

南陽市高新區2019年重點工作臺賬顯示,官方部門不僅要提供協助,完善南陽洛特斯的法人治理,還要協助租賃廠房及辦公樓裝飾改造、完成生產設備安裝、生產線調試等。對南陽洛斯特的優惠力度還體現在:第一季度協助落實氫能源大巴1000輛、氫能源物流車5000輛訂單合同。

曾先后在南陽市委黨校、南陽市發改委任職的退休干部張一江(化名)說,“走工業突圍道路的沖動在南陽早已有之,所以這幾年的巴鐵神車項目、加水就能跑的神車項目能被引進南陽,我覺得算不上奇怪。”

南陽位于豫西南,為豫山鄂三省交界地帶,建國后長期未設地級市。張一江介紹,面積近三萬平方公里的南陽盆地,以及臨近的豫東黃泛區平原至今仍是河南省內重點產糧地區。農業塑造了南陽經濟發展的底色,除第一產業外,“南陽能和工業沾上邊的,就是玉石加工。”張一江說,南陽玉現在仍能行銷全國。

1970年代初,南陽盆地勘探出工業油氣流,南陽的石油工業就此起步。即便如此,張一江仍然認為南陽發展工業的前景并不明朗。

退休之后,他和鄭州一所高校的調研團隊去過傳統工業地區考察,得出的結論并不樂觀:南陽礦產資源種類不少,但適合工業用途的并不多,金屬礦藏種類和品味都不盡如人意;除了勞動力資源豐富,南陽缺少承接東部沿海地帶轉移產業的優勢,集中體現在產業工人數量質量低,和由當地人均收入低導致的消費腹地狹小。

“也就是說,包括輕重工業在內的東部轉移產業,只能在南陽用低成本的勞動力生產,然后賣出去,南陽只能作為一個生產基地。問題就出在這里,外地的工廠工資高,南陽的工人憑什么在當地的工廠上班呢?”張一江得出的結論是,唯一的勞動力優勢也因為南陽整體薪酬水平低而逐漸失去了。

伴隨著油氣資源開采量逐年下降,作為南陽支柱產業的石油工業越發不景氣。此次引起爭議的水氫發動機汽車項目,租用的就是生產石油設備的原南陽二機廠的廠房。

“沒有得到傳統工業地區曾經的發展紅利,沒有得到相對完整的技術儲備和成熟的產業工人,還得了人家資源逐漸枯竭的后遺癥。”張一江說,“那怎么辦呢?南陽要發展啊,不如就搞招商引資吧,見效快。”

張一江回憶,2007年以前,南陽市招商引資的年度工作目標常年維持在百億元規模。但2007年的中央經濟工作會議將“鼓勵東部地區向中西部地區進行產業轉移”列為國家經濟發展的戰略之一,中部城市南陽的招商引資工作目標隨即水漲船高,2009年的年度招商引資目標就被定為500億元。

2010年,南陽市的招商引資工作上升到河南省政府關注的一個重點。這一年,河南省人民政府辦公室印發南陽市招商引資活動方案,給南陽市定下2010年度工作要求:促進一批重大招商引資項目簽約成功,實現200個投資總額3000萬元以上的招商引資項目落戶南陽,簽約合同引資額超過600億元。

“一個普通地市的某一項工作得到省級政府的關注當然是好事,會獲得各種政策和資源的傾斜。但是市里也會有壓力,萬一完不成怎么辦?”張一江說。

河南大學哲學與公共管理學院一位要求匿名的學者向界面新聞提供的數據顯示,2009年至2011年,官方表述中的南陽招商引資活動異常活躍:

2009年至2011年底,南陽市共簽約3000萬元以上項目806個,合同引資1092.9億元,實際到位資金750億元,資金到位率74.24%;開建項目762個,開工建設率90.32%;竣工項目553個,竣工投產率68.62%;實際利用境外資金7.24億美元,實際到位省外資金834億元。

“這期間南陽還發生了河南省招商引資史上一個標志性事件:南陽下面一個縣招商引進了一個科技園項目,從簽約到開工只用了8天時間,從開工到產品下線只用了5個月。”這位學者說,“如果根據各級政府現行的招商引資工作評價體系,這個時間段內南陽市的招商引資活動算得上‘無可挑剔’。”

但制度上的隱憂一直存在。該學者表示,從統計數據看,2009年之后,為響應國家發展新能源產業和高新技術配套產業的號召,南陽市招商引入的企業中掛上“高新技術”名頭的企業逐年上升。

南陽公交部門采購的龐青年的企業生產的氫能源車。攝影:翟星理

“問題在于,具體負責招商引資工作的發改委和招商局、商務局等業務相關部門普遍不具備相應的科學知識,他們的優勢在于熟悉產業政策和企業落地服務。”該學者說,“從源頭上就沒有科技部門的介入,雖然發改、招商部門有相關程序鑒別企業資質,但從效率和效果上看,專業水準還是有待提高。”

以此次南陽神車項目為例,南陽市科技局局長張梅明確告訴界面新聞,龐青年的企業進入南陽時未有任何部門邀請科技局鑒別其“新能源技術”。

除了專業機構缺位,偽高新技術項目在中西部地區招商引資優惠力度大的社會背景下的投機也不可忽視。

南陽市招商局一位工作人員對界面新聞回憶,近年來該局收到多次收到“奇葩項目”的合作邀請,“有一次一個人自稱外地老板,聯系上我們局領導,說有個太空空間技術的項目想落戶南陽,問能支持多少錢。這個老板說掌握著火箭發射技術和太空空間站建造技術,我們領導也只能很客氣地說自己實在不懂,請他另擇良木。”

2011年年底,前述河南大學哲學與公共管理學院學者與他的大學同學、南陽市發改委一位干部在開封市聚會。席間,學者對他的同學開玩笑說,“這幾年騙子多,一些北方內陸省份引進的高新技術企業只開花不結果,小心你們也被騙。”

“地方政府的GDP沖動與企業拉投資、拿地、找稅費優惠的動機不謀而合,我個人認為出問題是難以避免的。”該學者直言。

官方報道顯示,2012年6月18日,一位時任南陽市委主要領導在南陽賓館會見了青年汽車董事局主席龐青年一行,雙方就如何發揮自身優勢,謀求合作共贏進行了交流,“南陽的發展需要大項目的帶動和支撐,我們歡迎中國青年汽車集團這樣有實力、有影響的大企業來南陽投資興業。市委、市政府將積極創造良好環境,提供優質服務,支持企業在南陽大發展、快發展。”

不知出于何種原因,青年汽車當時并未成功進入南陽。界面新聞獲悉,龐青年本人并未就此放棄落戶南陽的嘗試。

2016年,南陽市招商引資規模突破千億大關,達到1157.31億元。同年,南陽招商引資史上出現了此次“南陽神車”事件之前最大的污點:巴鐵項目。

2016年8月2日,號稱自行設計研制、全面擁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空中巴士”巴鐵1號試驗車在河北秦皇島北戴河區開始啟動綜合試驗。這種“空中巴士”被稱為巴鐵。

早在當年5月,在第十九屆中國北京國際科技博覽會上,時任南陽市副市長鄭茂杰與巴鐵科技發展有限公司總工程師宋有洲簽署戰略合作協議。

雙方計劃成立南陽巴鐵運營公司,負責南陽巴鐵運營線項目的建設、運營、管理,巴鐵應用線系統建成后獲得巴鐵專線特許經營權,總規劃長度不低于100公里。

同時,南陽巴鐵運營公司計劃投資人民幣100億元用于巴鐵應用線的建設、機車購置、站臺建設、人員培訓和運營公司運營管理。

此后,巴鐵投資人多次爆料稱巴鐵出資公司出現兌付危機。

2017年7月3日,北京警方對有投資人舉報北京華贏凱來資產管理有限公司從事非法集資活動的情況,將“巴鐵之父”等32名犯罪嫌疑人刑事拘留。

南陽的巴鐵項目也就此爛尾。界面新聞在南陽多個政府職能部門詢問巴鐵項目現狀,均被告知“早就沒聽說過巴鐵的消息了。”

不過,從整體來看,2016年之后南陽市年度招商引資的規模一直穩定在合同引資千億元以上,在河南省位居前列。

一位南陽市委現任領導到任未滿兩個月即主持召開專題會議,聽取科技、招商等部門的工作匯報。

一位與會者對界面新聞回憶,這位主要領導對新技術所持的開放程度令他印象深刻,“他要求,南陽要擴大對外開放,做好科技創新的大文章,著力引進新技術新模式新業態。”此外,這位領導還在會上提出將加強對招商引資和項目建設的考核,防止投而不建、只開花不結果。

僅僅一個月之后,這位主要領導提出主政南陽的思路:建設先進制造業強市、建設仲景健康城、建設國內知名的生態文化旅游目的地、建設現代農業強市、建設中原創新創業活力城、加快企業上市、規劃建設南陽新城區、建設區域性中心城市、基礎設施建設等九大專項。

這次會議召開后不久,南陽市與龐青年的企業開始相互考察。正式被引入南陽之后,該企業作為一項重點建設項目,得到南陽市委成員的多次現場辦公。

幾乎在同一時期,多家高新技術企業作為南陽市重大建設項目被引進南陽。

龐青年受訪時回避了如何進入南陽等關鍵問題,給外界留下一個介于造車狂人和偽科學之間的充滿爭議的形象。

輿論風波之中,《南陽日報》頭版刊發市委、市政府《致全市廣大科技工作者的慰問信,稱“‘創新從來都是九死一生’,不會一帆風順,必須勇于闖關奪隘。”

但張一江認為,“南陽神車”之所以被質疑,除了關于科技創新的討論,也因為外界對招商引資活動的審視,“像龐總的企業,給南陽能帶來的究竟是什么?”

他注意到,南陽市一個區的招商引資規模在2018年就已經接近700億元,而同年南陽市GDP為3566.77億元,雖然仍位居河南省第三位,但與排名第二的洛陽市的差距已經由2017年的不足千億元擴大到超過千億元。

“擁護科技創新,審慎招商引資”,他說,“像南陽這樣的普通中部城市,是時候對招商引資的目的和作用重新審視了。”

  免責聲明:網站作為信息內容發布平臺,頁面展示內容的目的在于傳播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網站立場,不承擔任何經濟和法律責任。文章內容如涉及侵權請聯系及時刪除。

編輯:admin

中国体彩网开奖